色彩风格

七旬老太申请低保被拒之后…

【字号:      时间:2022-12-09      

   本网讯(通讯员 张婷)2022年6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包联小区第一书记”“昊哥的求助电话:这里有一名77岁的独居老人,生活比较困难,多次向社区申请办理低保被拒,想通过法律途径维权,你看从专业的角度能否支支招?是老人条件不符?还是社区怠于履职?或是另有隐情?挂断电话,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我决定上门一探究竟···


新的发现

    王阿婆的家是上世纪80年代单位分的家属楼,屋内采光不好,老人也没舍得开灯,看见我们的到来,老人打开了唯一的一台老式鸿运扇。检察院的同志啊,你们可得给我评评理!我一个月几百块钱连吃药都不够,就因为户口本被继子一家拿去了不还给我,社区就不给我办理低保···”王阿婆一边向我哭诉一边顺手拿起桌面上装着药品的塑料袋要打开给我查看。

我一听老人还有一个继子,便仔细询问老人的情况,从她口中得知,老人没有自己亲生的孩子,50余年前,她嫁给老潘时,老潘就带着两个儿子,大的6岁,小的4岁,她和老潘一起抚养两个孩子长大成人,却在家庭琐碎的生活中积攒了不少矛盾。2009年,老潘突发疾病去世,几年后小儿子也去世了。大儿子一家自2015年搬走后再没什么往来,从此老人过上了独居生活,抚恤金和社区养老便是生活的主要来源,两次生病住院都是靠的政策报销和医院减免。

看得出,王阿婆的生活确实不易,矮小的桌面上摆放了好几个大大小小的塑料袋,分别装着治疗高血压、冠心病的药品。家里的小冰箱没有插电,几个土豆、西红柿摊在客厅的地板上,已经皱皱巴巴了。厨房的锅里装着半锅冷掉的稀饭,几个装着腌菜的瓶瓶罐罐散放在地面的角落。令我吃惊的是,厨房里没有燃气灶具,老人竟然还在用土灶烧柴火煮饭。王阿婆告诉我她很节俭,稀饭就着腌菜就是她一天的生活。眼前这一幕幕让我的心里五味杂陈,想帮助老人解决生活困难,弄清无法申领低保的原因是第一步。


图为王阿婆家的厨房一角


被拒之因

王阿婆拿不到户口本是申请低保被拒的真正原因吗?带着这个疑惑我们走访了老人所在的社区。

社区的网格员向我们介绍,王阿婆确实多次到社区来申请办理低保,社区已经向其宣讲了相关政策,现有的低保政策是按户发放,家庭人均收入达不到低保标准的才能够申领,而王阿婆尚有一个继子,且继子有稳定的工资收入,人均收入已经超过最低生活保障的标准,不符合申请条件。所以,户口本在哪不是关键,户口本上的人拉高了老人的收入水平却没有保障老人的生活才是。社区工作人员还向我们提供了王阿婆找人代写的法律援助申请,想通过断绝与继子的亲子关系从而获得申领低保的资格。“老人一定是走投无路了,在宜昌也没有别的亲人,挺可怜的!虽然政策上我们无法突破,但我们社区这边一直都很照顾她,有什么福利都会第一个想到她。”格格感叹道。“但即便是有资格申领,低保实施的也是补差政策,按现有标准最多给她补100元,对王阿婆而言又能改变她的生活多少呢?”送走我们的时候,社区书记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让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原因找到了,老人也并非完全不知道政策,事情发展到这个局面,我们都很清楚,要保障王阿婆的生活水平,从根本上应当让继子潘某承担起赡养老人的责任。至此,帮助王阿婆修补与潘某的母子亲情关系、追索赡养费成为了我们新的方向。


释法解困

我们向王阿婆再次做了低保政策的解释工作,打消她对政策的疑虑,又向她宣传了检察机关的支持起诉职能,并联合社区、民政、妇联等部门共同协商,为解决王阿婆的生活之困定制“方案”,重新燃起她对老年生活的信心。

在明确老人维权起诉的意愿后,我们辗转通过潘某的单位与继子潘某取得了联系,他自述从6岁起开始跟随王阿婆一同生活,事实上的抚养关系成立,我的心里有了底。多次的电话沟通,从态度强硬到愿意倾诉,明显感受到潘某并非是一个不念“抚育之情”的人,我深知家庭矛盾“非一日之寒”,亲子关系恶化也并非一方之责。

我们坚持通过释法说理,从中华民族孝老爱亲的传统美德到赡养老人是公民的法定义务等方面开解潘某,也坚持用帮困解难的初衷感化潘某,当得知潘某也有难处时,我们及时向救助中心咨询相关政策办法,正是带着这样的“诚意”,最终潘某表示愿意配合通过法律程序明确赡养费的承担。


达成和解

第一次办理支持起诉案件,我总在思考如何让案件的办理效果趋于圆满,至少是,我内心的圆满。法律虽是武器,但我不希望它成为斩断亲情的无情之刃。要是母子俩能坐下来谈谈就好了,这个念头时不时地从我脑海中闪过。

潘某常年在外营点工作,加之疫情影响一年难以回来一次,可我从未放弃为此而努力。我内心十分清楚,面对面也许不一定会有结果,但我坚信哪怕吵一架也比冰冷地对簿公堂要强。我们辗转找到了潘某的爱人和弟媳,请她们从中调和。随后,又为王阿婆申请了法律援助,邀请人民监督员、社区代表等参与检察听证会,集思广益化解矛盾纠纷,终于在作出支持起诉决定的当天,王阿婆与潘某也就赡养费用数额达成了调解的意愿,我第一时间将这个好消息反馈给承办法官。很快,通过法院的线上调解平台检法合力对双方进行了诉前调解,母子俩7年来终于第一次面对面进行了交流,王阿婆也顺利地拿到了第一笔赡养费2000元。生活的困难、亲情关系的修复初步得到了解决,案件历时近三个月,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案件虽完,化解待续,王阿婆的生活会是我们不变的牵挂。

为民筑堡,筑堡为民,检察机关支持起诉追索赡养费,让王阿婆实现老有所养是应有之义,却不是我们追求的终极目标。在王阿婆案件办理的过程中,我们还将案例研讨搬到了事发地,开展了以真实案件说案普法活动,让检察职能贴近基层,深入人心,实现了案件办理与基层治理相融合,也让社区工作者更加关注关爱这类特殊群体,找准支持起诉这条检察救济的新路径。筑堡工程终将筑成司法为民的坚强堡垒,我们会把持续推进支持起诉工作作为有力措施参与到基层矛盾化解和基层治理之中,以实实在在的履职成效践行司法为民的永恒誓言。